“三大航”上半年净利滑坡 餐食、服务缩水难救

  财联社(北京,记者 李丹昱)讯,8月30日晚间,东方航空(600115.SH)发布2019年中期业绩。至此,中国国航(601111.SH)、南方航空(600029.SH)、东方航空三大航司均已交出上半年成绩单。

  受成本攀升等因素影响,三家航空公司净利润同比均出现下滑,延续了2018年度“增收不增利”的业绩表现。同时,三大航资产负债率攀升也引发业内关注。

  民航评论员綦琦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航空公司是典型的重资产运营,三大航租赁负债呈逐年上升的趋势,问题是机队规模增加与利润率不成正比,反而没有春秋航空这样的廉价航空公司赚钱。

  2019年上半年,中国国航实现营业收入653.13亿元,同比增长1.67%,净利润31.39亿元,同比下降9.49%;南方航空实现营业收入729.39亿元,同比增长7.97%,净利润16.90亿元,同比减少20.92%;东方航空实现营业收入587.84亿元,同比增长8.02%,净利润19.43亿元,同比下降14.89%。

  实际上,虽然三大航在多年前就已提出发展货运的策略,但并没有明显起色。“民航市场的竞争不断白热化,在廉价航空的冲击下,三大航司的票价提不上去,客运的利润率就会不断被压低。”綦琦对记者坦言。

  此外,今年上半年三大航的负债率较去年末均有所上升。截至2019年6月30日,南方航空的资产负债比率为74.75%,较2018年末增长6.45个百分点;中国国航资产负债比率为66.02%,较2018年末增长7.28个百分点;东方航空资产负债率为78.73%,较2018年末增加3.80个百分点。

  “受高铁网不断完善影响,三大航今年都披露了购买飞机的计划,以应对竞争,导致成本攀升、负债率连续提高。”民航分析师郑磊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“考虑到三大航央企地位及所处的市场环境,偿债风险在可控制范围之内。”

  从航油成本上看,上半年东方航空航油成本为166.25亿元,同比增长9%;南方航空航油成本为206.16亿元,同比增长6.37%;中国国航航油成本为176.1亿元,同比微升0.19%。

  近日,多家航司飞机餐食和服务“缩水”,引发了业内广泛争议。有媒体报道称,进入8月以来,无论是经济舱还是公务舱,航空公司提供的餐食质量和服务内容都严重“缩水”。

  中国国航率先在《关于部分航线客舱服务调整的公告》中宣布客舱服务内容调整,涉及多项餐食内容,包括“在实际飞行时间在70分钟以上120分钟(含)以下的航班上,经评估后确认无法在着陆前40分钟完成餐食发放与回收的,餐食种类将调减为一种或使用无需回收的餐食呈现方式”等。

  綦琦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作为全服务航空公司,消费者有按照付费标准享受应有服务的权利。从消费者层面来讲,特别是在京沪航线等存在高铁极大替代性的航线上,航空公司不要过度“消费”自己的形象。如果只是单纯想要依靠减少服务降低成本,更是难以实现。

  据南方航空半年报显示,2019年上半年,餐食机供品费用为19.85亿元,同比增长12.08%,约占营业总成本的3.1%;中国国航航空餐饮费用占总成本比重约为3.52%,东方航空这一比例约为3.49%。

  “虽然餐食成本体量不大,但多年来一直是三大航成本增速中较快的,仅次于航油和折旧费用。对于航司而言,航油成本可控性差,折旧费用不可避免,压缩成本就会从餐食开始。”一位不具名的分析师表示。

  事实上,餐食与服务一直是区分全服务航空公司与廉价航空公司的主要指标,餐食、服务缩水后,市场对廉航的预期普遍提高。